菁菁校园
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发布时间:2010-12-08 浏览次数:6976次

      楚通社记者 郭雨佳

   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放眼望去,被往昔暴雨洗涤后澄清的苍穹,早已不再是碧空如洗了。满目疮痍的莲,哪里还有昔日映日别样红的风采?几缕秋雨,便只剩下孤寂的惨绿愁红了。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在这看似凄风苦雨中,却不乏激情盎然的生机。谁在早年高唱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孰言“菡萏香销翠叶残”?在这名为萧瑟的秋季,氤氲雾霭缭绕,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那挺立在一旁结伴盛开的秋菊不正是最好的反衬吗?何人言道金黄是秋天悲伤的颜色?五彩的秋菊如此缤纷,这才是秋真正的颜色。

    即便是银杏,一夜秋风萧瑟,遍地黄叶片片金。漫步在洒满夕阳的小径上,倘佯在园林荫间,脚下踏着枯黄的落叶,感受到的却并非秋风萧瑟的凄凉,而是收获季节特有的五彩缤纷。在日影婆裟中如金色暮雨般落下的银杏叶,不知他们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浪漫将它们带走,却散发着静谧的幽黄。

    菡萏香销,翠叶残落,念往昔浮翠流丹,叹今日西风萧瑟?浑身萦绕着沁骨的寒风,徒留残叶随风狂舞,而全然孤绝的荷,你明明不属于秋,为何还要执拗地将自己置于如此苦境?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低吟着你是鸳来我为鸯,倒不如也学了他人,忍把这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图个安逸,自在。

    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笑问鸳鸯二字怎生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