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部动态
寒假见闻之别番滋味乡村年
发布时间:2012-02-21 浏览次数:2088次

    本网讯(楚通社记者 黎子璇)“快点呀,怎么还磨磨蹭蹭的?”父亲不耐烦的催着我。我穿着睡衣懒洋洋的赖在电脑面前不愿意起床。“哎呀,我电影都没看完”我没好气地附和道但是还是迅速的把衣服穿好。我知道今年过年和往年不一样,家里人都回来了,大家聚集在一起,决定去老家过年。
    车在高速公路上慢慢的开着,过年这几天一直在下雪,白茫茫的马路上是车碾过的痕迹,山岭没有了往日的翠绿却披上了银装。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老家的土房前,农家的土砖砌成的屋子格外有一番风味。屋子的上面盖的是青色的瓦片,屋子在稍稍灰暗的光线笼罩下微微的泛黄,瓦与瓦之间分布着片片苔藓。这个房子承载了太多厚重的记忆记录了太多多姿多彩的乡村历史,就如一个胎印刻录了细水流长的农民生活。长辈们对这个屋有着浓厚深刻的情感,想盖新房子但是却极度舍不得老房子。房屋大门上挂起了大红灯笼,也贴上了春联和倒挂的福字,满是喜庆。
   “爷爷,拜年了!”我还没进屋就大喊着,于是爷爷就利索的出门迎接,脸上挂满了笑容。进家门,逢长辈就说声新年好,家里的长辈也不总是能逐个见到,今天算是来了一次大团圆了,“长高了啊!”大家总是这样说,寓意着孩子在一年一年长大。长辈们围着火炉相互寒暄,十分热情。孩子们就耐不住寂寞,扎堆的出去吆喝嬉戏,最喜欢的就是去买烟花,然后等着晚上可以看烟花。但是大人们却总是忍不住出来看看偶尔叮嘱几句“小心点哈,衣服不要弄脏了!”
    快到吃年饭的时候,“快点,收拾干净,要去祠堂祭祖了。”就听爷爷喊道。只见爷爷扛了一个礼花,叔叔端了一盆子贡品,中间还摆置了一头大胖猪,猪鼻上插了两根筷子小碗里还放了许多小菜。我知道这是要祭祖了,爷爷说祭祖的东西是可有讲究啦,所以一般孩子是不让动的。到了祠堂,男人们把贡品摆上了桌子,还准备了两三杯小酒,爷爷点燃了火红的大蜡烛,地上也摆着早已买好的爆竹,叔叔过去点燃了爆竹,孩子们害怕也就都捂住了耳朵,长辈们则喜欢听爆竹声,因为据说爆竹越响响的时间越长预示着来年家里的运程越好。放完鞭炮后,大家都相互拜起了年,相互祝福,说着吉祥话。平时在外的也就属这次聚的最齐了,长辈们显得格外的高兴。
    各式各样的菜摆满了一个大圆桌,逢年过节鸡鸭鱼肉是必不可少的,而且爷爷说纵然鱼再怎么好吃也是不能吃完的,“年年有余”这个习俗在老家这里一直被传承了下来。吃完年饭,大家都围坐在火炉旁边吃起了年果子,开心果、大红枣、糖果子都不是随便买的,节省的爷爷是不舍得买开心果的,但在过年的时候图个喜庆为了“开开心心,红红火火,甜甜蜜蜜”这个圆满的寓意,爷爷还是大方了一回。
    晚上,大家就围在一起看春晚了,一起等待着自己喜欢的节目,一起评论着节目的精彩。除了看节目大家还要一起守岁,而我们叫“睡冬瓜”,爷爷说之所以叫这个就是因为大家说守得越晚来年的收成会越好。
    第二天大年初一,我们就直接在爷爷家拜年了,很多亲戚也纷纷来到爷爷家,邻里之间也都相互走往,年味很足。快要回去的时候,我竟有些不舍,尽管是一个小村庄但是相比城市的高楼大厦,却予人以温馨,亦没有厚重的距离感。相比人们窝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取暖我宁愿一辈子留在这个充满暖意的小空间里。


                                             (编辑 欧阳婧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